萨提寺重建最新进展  2020年8月30日更新

        2019年5月14日弘川仁波切丹增敦都抵达萨提寺,与加德满都的专业建筑工人十四名与当地的发心志愿者一起修建寺院。两个月里,寺院修建所需的木料与石头逐渐就位。并开始了寺院主体个修建。

今年寺院的修建包括两个部分,经堂与十座佛塔。

经堂主体长度13米 宽11.5米

​佛塔高度6.2米左右

​寺院的规模及建筑计划如左图所示

        新的萨提寺由弘川堪布按照古代喜马拉雅寺院风格设计,坐东朝西,寺院前庭四根梁柱代表佛法四圣谛四法印及四方护法神,四方形建筑象征坛城,二层屋顶为三身佛殿以绘画本尊空行护法装饰,寺院顶严为无尽藏标识。

        寺院北方修建喜马拉雅风格十座佛塔,包括显宗八大佛塔及两座密续塔

第一、莲花塔:是为了纪念释迦牟尼佛降生,净饭王在蓝毗尼花园所造之塔;(在尼泊尔境内)

第二、菩提塔:为了纪念释迦牟尼佛在印度金刚座成道,降付四魔而大彻大悟,影胜王等建此佛塔,也称之为降魔 塔;

第三、转法论塔:佛成道四十九天后,在鹿野苑以五比丘为主的众生转四谛法论,此后整个娑婆世界响起法鼓之 音。为纪念此举而造,也叫吉祥门塔;

第四、神变塔:为纪念释迦牟尼佛在舍卫城降付外道六大本师,勒扎波国王等所造;

第五、天降塔:佛陀到三十三天为母亲说法,返回人间后,人们为纪念而造此塔;

第六、和合塔:提婆达多为主的一些人破和合僧,佛陀在曼迦达和合僧众后建此佛塔;

第七、尊胜塔:释迦牟尼佛接近涅槃时,众多弟子祈请佛陀不要入灭吗,佛告诉大家建此佛塔以代表法身;

第八、涅槃塔:后人为纪念释迦牟尼佛在拘尸那城涅槃,而造此塔。

第九、十  密续塔: Kangpu Tsekpa, 坛城形制佛塔。

       7月6日收到从下多波地区的工人发来的最新照片,弘川丹增敦都仁波切电话中说道按照目前的修建进度,在冬季到来之前应该可以完成寺院主体的修建及至少半数的佛塔可以完工。运输木料的数量目前应该足以完成寺院的框架,二层的或许不够,但是可以从当地村民家里购买,佛龛及殿内的修建或许要等到来年。当地的村民自发地赶着牦牛和驴去山下较近休息站帮助工人们运输建筑材料,在三宝的加持下,一切都很顺利,工人们也非常安全,大家非常欢喜,寺院的四面墙壁已经开始堆砌,希望在冬天来临之前能够盖完整个寺院。

       在这个环境严酷的地方,修建塔寺或房屋都不会使用钢筋水泥,完全用木料为框架,当地采集的岩石敲打成片状用泥土和石头逐步堆砌,传统的建筑方式虽然简陋,但相当坚固。

想象不到的困难与不易

​        尕卡祖古仁波切在利生事业中有很多的心愿,虽然他大部分世间在雪谦寺担任导师,但他的摄受力及加持使得诸多事业得以实现。

     

        从2015年,尼泊尔地震导致的泥石流对萨提寺造成严重损坏,弘川仁波切丹增敦都(尕卡祖古的父亲)三次前往萨提寺查看情况,当地信众也自发地对损毁的寺院进行补救,把撞进殿内的巨石清除,对寺院后方的墙体进行加固,但每年的雨季仍然有严重的漏水,导致四百多年的壁画遭受不可修复的损伤。萨提寺的僧人前往尕卡寺、扎西确顶寺、与加德满都的弘川拉穰祈请上师修复寺院。

        2018年,尕卡祖古仁波切决心对萨提寺的经堂及僧舍进行重建,弘川仁波切丹增敦都在多波地区德高望重,虽然以年近60岁,但依然亲自前往萨提寺指导修建。 萨提寺地处海拔4700米的高山上,没有树木生长在这个地方,所以在海拔3500米的下多波地区预定木料,在同年砍伐松木并以古老的工艺进行烘干加固和药熏防虫。

        直到2019年五月,多波低海拔地区的积雪全部融化,弘川仁波切带着加德满都的建筑工十四人重新回到此地,多数较短的木料靠牦牛背驮,较长的木料会阻碍牛群前进,则不得不依靠人力背向萨斯寺,每一根长木料都重达百斤。往返一次木料采集站和寺院,需要7天。

        中途有五个可供休息的山洞,工人这一路必须准备充足的食物,在天黑前必须赶到山洞,有时在路上稍有停留,就不得不在晚上摸黑赶到山洞。山路也是非常的危险,翻山的山路都是古代时通往西藏的茶马商道,有的地方窄到只能一头牦牛通过。

        

        在六月中旬,多波地区连续十多天的大风和降雨拖慢了建设速度,高原上的大风是非常可怕的,就连牦牛都无法前进。当地没有通讯设备,手机也无法使用,完全依靠着人们对于这片大山的经验努力完成这份工作,天气转好后所有人继续运输工作。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一切都非常顺利。

        当今信奉藏传佛教的信众遍布全世界,可谁又能想到,当年莲师及诸多印藏圣者班智达如何翻越这喜马拉雅将佛法带到西藏? 每一个教派的传承祖师都有印度的圣者、西藏的圣者,没有一颗利益众生的决心,如何面对如此的困难?今天能听闻佛法,都是历代祖师及佛菩萨的恩德。

       弘川堪布口述,索珠·邬金丹增整理。

        

        

​目前约有40名村民及工人共同参与修建,过去的两个月中大部分的木料及石料采集都已经就位,寺院的地基已经造好并开始修葺墙壁,由于当地没有机会使用手机或相机,只有工人到最近的城镇才有网络发送照片,路程则需要七天,图片更新略慢,以下是两个月来接收到的照片,愿一切顺利! 上师三宝加持!

弘川仁波切丹增敦都及萨提寺上师为寺院修建做奠基祈福

8月27日从喜马拉雅多波传来最新寺院建设进程。 在高海拔地区完全靠人力双手来完成寺院建设,每天从太阳升起到落山,僧人和工匠齐心合力在两个月内完成了寺院的地基,院墙四壁及窗户,经堂内庭柱,大门和屋顶的雕刻已经基本完成,弘川丹增敦都仁波切始终在萨提寺亲自指导并参与修建,期望在十月底之前完成寺院主体及佛塔修建,在天气允许的情况下或延期半月,争取在大雪覆盖前完成今年的建设目标。来自华人信众的大力支持:自7月9日至8月15日 共计收到人民币32236.1元人民币(随喜名单如下),30100元于8月15日汇款至尼泊尔由喇嘛多杰收款合计481,600尼币。英镑及欧元以银行汇款方式转入。剩余2136.1元累计至9月15日汇出。在今年的建设停止之后,我们将把建设的费用支出款项详细公布在益西隆德佛法中心的网站上。

感恩,随喜赞叹每一位发心建设寺院的信众! 功德无量!

2019年11月12日 最新更新

9月2号,喇嘛多杰与洛本慈仁旺都动身前往萨提寺,以帮助工人们能在大雪封山之前完成寺院及佛塔的建筑,在此期间,只有到下多波地区才勉强有电话信号,建设的进程一直传来,但没有照片无法给大家最直观的更新。弘川仁波切发愿在今年完成八座佛塔及经堂的建设,所以在完成之前,工人及僧人们一直在不停的赶工,在没有任何现代机械设备的情况下完成了这一殊胜事业。

 

 

 

 

 

 

 

 

 

 

 

 

11月3日,喇嘛多杰,洛本慈仁旺都及加德满都的工程师骑马下山两天的路程后,换乘大巴车返回加德满都,收到部分照片的时候已经是11月12日了。11月22日堪布弘川返回益西隆德将清晰的照片传入电脑。看到照片的时候,顿时觉得大家的努力有了圆满的结果。经堂与八座佛塔及装藏全部完成,在弘川仁波切的带领下所有僧众一起为经堂及佛塔举办了开光仪式。此前,雪谦冉江法王已经应允在萨提寺建设全部完成之后将莅临多波,为寺院举行开光法会及赐予信众开示加持及灌顶。

 

 

 

 

 

 

 

 

 

 

在此随喜赞叹每一位付出努力的上师及法友,在大家的努力下,萨提寺今年的建设项目至此告一段落,讲修及法会都可以开始在新的经堂里进行。

 

今年寺院常住的僧人会将原旧经堂的佛像及经书逐渐搬到新的经堂中(这一段的照片或许几个月之后才能看到)。 明年的建设计划:经堂的顶部将粉刷金漆,内部将花费一年时间将原经堂内的壁画完全绘制在新经堂的墙壁上,并加入更多有关宁玛传承的本尊及皈依境。佛塔按照传统纹饰绘画,以表达释迦摩尼佛八大事迹,建筑上会继续建造僧舍闭关房及厨房。

截止到目前,今年的工人费用还有小部分缺口,承诺在藏历新年前尽快全部付清。以及年后经堂涂金墙体绘画,厨房及僧舍的费用都是目前所要面对的困难,在上师三宝的加持下,我们坚信这份殊胜的事业一定可以圆满。

近期大家的捐款陆续统计,从8月15日至12月25日 共26096.27元及8月15日余款2136.10元 共计28232.37 上师随喜至整数28400元,转账时汇款人阿索随喜100元整 共计28500元人民币 折合474525尼泊尔卢币悉数交予尕卡仁波切。 其中6300元为随喜弘川仁波切灌顶法会。1500元换成英镑以及英国居士们随喜英镑及人民币共计2040英镑已交予堪布弘川。其余全部用于萨提寺建设。 随喜赞叹诸位的功德!感谢每一位上师及道友们在功德事业中的努力和帮助,使得这一殊胜事业能在今年完成!

​八大佛塔

萨提寺经堂

2020年4月,漫长的雪季过后,加德满都的5位唐卡画师前往萨提寺,洛本慈仁旺都在此期间指导闭关带领30多位瑜伽士进行长达一年的闭关修行。寺院的僧人按照上师的嘱托陆续完成了两座佛塔的建设,直到8月30日,不断地完善萨提寺经堂内部建设。萨提寺所在地没有电话信号,每次有僧人到木斯塘地区才能将最新的照片传回,我们也在最近收到了寺庙最新的进展。还有两个月时间雪季即将到来,画师们不得不在雪季到达之前回到加德满都,由于绘制唐卡的费用目前面临困难,已经接近完成了一半的绘制,还有图片中的7幅唐卡需要绘制,大概需要9000英镑。寺院的上师和僧众希望有缘信士能与萨提寺结上殊胜法缘,也坚信今年的利生事业一定可以圆满完成。

©2019 by yxld. Proudly created with Wix.com